莘莘學子
學生作品
校園風光
s
一念之間
作者:高二、七班 高夢鍇 | 來源:本站原創 | 人氣: | 時間:2017/3/26 20:08:46

 

 

  老張走的時候是那樣的安詳。

  老張不是本地人,從外鄉遷來的。聽人們說他的妻子死的早,他只身一人來的。往村里一住就是40年。

  聽得老張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“人啊,活著就在于一念之間。”我不理解這句話,每每問他,他都笑笑不回答。

  那時我還在上小學,放學后回家沒多久,就聽到桃花家的吵鬧聲,放下碗筷跑了過去,桃花家里早已圍的水泄不通。好不容易擠了進去便聽到劉永栓醉醺醺的說到:“今天,桃花必須跟我去城里打工,女娃,就叫她去餐館當個服務員,家里這么多人都吃不上飯,你還讓她上學,鳳啊,你是不是腦子燒壞了?”

  春鳳早已泣不成聲,說:“你個王八犢子,整天好吃懶做,就知道喝酒,你不出去工作,現在讓我桃花去,你是人嗎?”

  “好啊,你個臭娘們,自打娶你進門來,本來打算讓你幫著點,誰知是個病秧子,啥也幫不上還要老子我給你倒貼,現在還敢罵老子,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。”說著就在邊上掄起了一根鐵桿往春鳳的身上揮去。

  這時,老張從人群中擠進去,把即將落到春鳳身上的鐵桿用一只手給撐住了。“你個不爭氣的孫子,連女人都打。”老張怒斥道。

  “張叔,我們家的事還輪不到您老來

管。”劉永栓說著又掄起了鐵桿。

  “你個不爭氣的東西。”老張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。“一天天就知道個酗酒,喝大了就回來耍酒瘋,人娘倆一天天為你操心還要受你這種氣。”

  劉永栓鎮住了,也不說話了。多少年來,外鄉人老張在村里積攢的威望讓劉永栓很是憋屈。隨后老張著看了看桃花,眼里透著一絲絲的憐憫,又回過頭來說到:“大家伙都散了,沒事了。”老張話音落了下來,大伙就漸漸的散去。我又回過頭看了一眼,不知老張又說了啥……幾天后,雜貨店的李嬸問到:“老張,這事情最后咋解決的?”老張應到:“人啊,活著在于一念之間。”李嬸又說:“我知道,我問你是咋解決的。”老張笑著回到:“知道了還問,都過去了,過去了。”說著便走了。

  在村里,人們見了他都叫他“張大爺”、“張叔”。老張就像是我們村的“頂梁柱”,似乎只有每天看見他,人們才能安心,才能開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過后,村口的電線被雪壓塌了,家家戶戶都斷了電。

  “哎,你說這是啥事啊?沒電了這怎么行?”王大媽又和幾個婦人抱怨著。繼而雜貨店的李嬸說到:“是啊,這都給上邊打了幾個電話了,幾天了,也沒個人來。”“說的也是,這么大的雪,怎么來呢?哎……,”王大媽說著走開了。

  晌午,家里來電了。“媽,媽,電來了,電來了,”我大聲的喊著,鄰里街坊都出來了:“來修的慢是慢了點,不過修好就行了。”

  我跑到了村口,看見老張正緩緩的從電線桿上下來了。“張大爺,是你修的嗎?”我高興的問到,早已忘記了這大雪天的寒冷。老張哆嗦著說:“人啊,活著在于一念之間。”說完又哆嗦著離開了。老張的背影走的看不見了,只見那雪地里留下了一行行白色的腳印……

  上高中之后,我去了縣城。平常也只能通過那一通通的電話來了解村子里發生的事情。也似乎每一通電話只要少了老張,那就不是一通完整的對話。不時的就會想起老張的那句“人啊,活著在于一念之間”。在大學里,因為費用昂貴,我和母親的通話變得少了,我似乎感覺與整個村子“失去了聯系”。

  工作以后,因為距離的問題,回家的時間就更少了。一天早晨,我接到了母親的一個電話,電話的那頭說:“兒啊,回來吧,回來送送你張大爺。”聽到消息以后的我,足足愣了一會。我一大早請了假,帶著妻子和兒子回去了……

  開車回村子的路上,我沒有說一句話,腦海里全都是老張,全都是老張為村子為街坊鄰居做過的事。村子里的頂梁柱就這樣安詳的倒下了。一到村口,我停下車,便奔向了老張家。老張家里,圍著全村的人,每個人的眼眶都是紅的,一些個嬸子早已哭的泣不成聲。似乎每個人都在重復著那一句“人啊,活著在于一念之間。”老張的葬禮辦的既簡單又隆重,就埋在了我們村里最高的山上,讓他依舊守護著村子……

  葬禮辦完了,因為工作我不得不急著趕回去,在開車回城的路上,一直在回想母親說的事情:“前一天,村子里因為下雨,壩上的水流大,可是誰知到有幾個不知哪里來的學生在壩上嬉戲大鬧。根本沒有想到事情的危險。你張大爺不放心水壩,便去看看,誰知壩上的水下來了,幾個黃毛小子把腿就跑,可是有一個卻摔倒了。張大爺為了救他,喪了命。”想著想著,我的眼眶不知怎么有一股霧氣……我似乎懂得了張大爺的話。“爸,你眼睛怎么了?”坐在副駕駛坐上的兒子問到。“人啊,活著在于一念之間。我們以后要多回村子里看看。”我扭頭對兒子說。

  兒子臉上充滿了疑問,我在兒子身上又看到了曾經的我。妻子摸了摸兒子的頭說:“沒事,你爸逗你玩呢!”

  一念之間,我們似乎感覺不到多快,卻也是一瞬間;一念之間,我們感覺不出多遠,卻有生死的距離;一念之間,我們感覺不到無常,卻能決定著一個人的一生……

  是啊,人,活著在于一念之間。

  評語:“一念之間”——一面是善,一面是惡。外鄉人老張選擇了“善”,贏得了身后村人的敬重,也讓“我”與村有了更深刻的關系。作者文筆樸實,觸著鄉土人文,刻畫了在無數農村的老張。

指導老師:白 艷

   
關閉 | 復制 | 打印
上一篇:爺爺的笑 下一篇:帶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