莘莘學子
學生作品
校園風光
s
明媚不思憂傷
作者:高三、一班 魏 旭 | 來源:本站原創 | 人氣: | 時間:2017/4/12 13:36:04

 

 

  枕著一樹花開,聞著一枝花香,念著一朵花笑,明媚不思憂傷。

——題記

  三月霏霏薄霧升起,未褪寒風微涼,枝頭桃花初放。飄零許久的煙雨也終是落下來了,像極光,一道一道的直直往灼灼明艷里飛逝著。碧水蕩漾著青色波,詩人案前筆已下墨,卻不知如何應和,這明媚春色。

  春色年年,依舊是三月里的杏花微雨,依舊是三月里的橋上賞紙鳶,依舊是三月里的瞇眼歸時花滿肩。只是,“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”詩人伏在案上,想起了從前。

  少年背著行囊出城時,正下著細細密密的雨。走過了城外的石橋,再回頭時,城門上青灰色的“揚州”二字已經被雨霧隔了很遠,模模糊糊的,就像時光流走時的模樣。

  輾轉十數年,南唐開國。少年不再是少年,入了京都,風華正茂一身才藝,被國君幾番青眼,而后出仕入相。然而,風雨飄搖的年代,世事無常幾乎刻進了每一寸光陰里。朝堂上的黨派之爭,強國環峙的天下格局,無一不再動搖著南唐的根基。而他有如那初春里被壓抑了整個冬天的一芥浮草,在突然被解凍了的河水里身不由己,亦無所附。胸中曾經凌云的志向,已化作滄桑掀卷著巨潮,一次次沖抵著寧靜掩飾下的外殼。那猛烈的撞擊聲,排山倒海般震蕩著早已紊亂的心智,貌似孑然的身影已不知所錯。終了,他被罷了相職,“日日花前常病酒,不辭鏡里朱顏瘦。”聽著屋檐前的雨嘀嗒的聲音,沉醉在了歌酒春色里。

  后來的后來,又是一年春雨綿延的時候,他背著行囊宛若少時一般回到了這座炊煙城。長久的官場沉浮,幾起幾落,已知天命的他早已見慣了春秋。可那年年的煙雨,依舊忍不住貪戀,年年的春光,依舊忍不住向往。他想通了,就在這炊煙城揚州城里,看完這剩下的錦色繁華,賞完這剩下的春色如煙。

  詩人忽的想起了什么,提筆入墨字幾行,淺笑擱筆望春光,復又起身穿衣革履踏向了屋外的一樹桃花灼灼。

  桃花影搖的書案上,只剩“明媚不思憂傷”在被微風吹皺的紙上搖曳著。

  評語:如詩般的語言方能觸及如詩般的人生,或青澀,或沉重,亦失意,也快意,好在春光依舊,明媚如故。

指導教師:馬 麗

   
關閉 | 復制 | 打印
上一篇:山溝溝里的愛 下一篇:我校學生書法作品展(部分)

豪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網站建設: